近代医学家对痤疮的各自看法,有同感也有各异

痘印 痘坑 痤疮印 痤疮坑 痤疮疤痕 蓝光治疗痤疮 痤疮激光治疗方法 点阵治疗痤疮
祛痘方法 发布时间:09-18 阅读:+  点击治痘痘网返回首页
    本文纵观近代医家对痤疮的认识

    赵炳南老先生认为,本病多因饮食不节,过食肥甘厚味,致肺胃湿热,复感风邪而发病。治以清肺胃湿热,佐以解毒;方以枇杷清肺饮加减,主要药物有枇杷叶、桑白皮、黄芩、栀子、野菊花、黄连等。

    张志礼教授除遵循古代医家的经验外,亦根据自己多年临床经验总结,加以发扬、创新,认为冲任失调也是痤疮的致病的因素之一。将痤疮分型增加冲任不调和阴虚火旺,湿热黏滞两型,前者使用自拟金香菊方治疗,主要药物有益母草、香附、黄芩、栀子、熟军各10g,金银花、野菊花、桑白皮、地骨皮、生地黄、牡丹皮各15g。后者采用滋阴泻火的名方知柏地黄丸为主方加减治疗。指出痤疮的诊断须具备丘疹、粉刺或结节;中医辨证与肺胃蕴热或湿热有关,方多以栀子金花汤为主或用桃红二陈汤加减。

    朱仁康先生将痤疮辨证分型为肺风型、痰瘀型。认为肺风型证属过食油腻,脾胃积热,上熏于肺,外受于风,治以清理肺胃积热,方用枇杷清肺饮加减,主要药有生地黄、牡丹皮、赤芍、枇杷叶、桑白皮、知母、黄芩、生石膏、生甘草等。痰瘀型证属痰瘀交结,治以活血化瘀,消痰软坚,方用化瘀散结丸,主要药有当归尾、赤芍、桃仁、红花、昆布、海藻、炒三棱、炒莪术、夏枯草、陈皮、制半夏等。

    朱文元教授根据行医多年经验认为痤疮的发生与肺热血热、肠胃湿热、脾虚痰湿、瘀血阻滞、肾阴不足、情志不节,肝火上炎等方面有关,并提出女性患者除上述原因外,尚与肝失疏泄、冲任失调关系密切。在辨证方面认为应首辨热、郁、痰。其中热又分血热、湿热、风热;郁包括毒郁、血瘀;痰则指病久脾胃失调,运化失健,酿生湿浊,湿聚成痰,凝滞肌肤而致。临床分型论治分为肺经风热、胃肠湿热、肝经郁热、痰热瘀结、肝肾阴虚、冲任失调五型。肺经风热治以宣肺清热,方用枇杷清肺饮加减;胃肠湿热治以清热利湿通腑,方用黄连解毒汤加减;肝经郁热治以疏肝解毒,方用丹栀逍遥散加减;痰热瘀结治以化痰祛瘀散结,方用六君子汤加减;肝肾阴虚、冲任失调治以滋养肝肾,调摄冲任,方用二至丸加减。

    秦万章教授认为,痤疮的病因病机,除了古人提出的风热、血热、肺热之外,还与血瘀、湿盛、痰核、胃肠实热、热毒蕴结有关,临床辨证分为肺热血热型、脾胃湿热型、热毒型、血瘀痰凝型四型。

    禤国维教授认为,痤疮(粉刺)的产生主要是肾阴不足、冲任失调、相火妄动,肾之阴阳平衡失调,导致女子二七和男子二八时相火亢盛,天癸过旺,此为痤疮发病的根本原因,加之后天饮食生活失调,肺胃火热上蒸头面,血热瘀滞而脸生粉刺。采用滋肾育阴、清热解毒、凉血活血之法进行治疗,取得满意的疗效。药用女贞子、旱莲草、桑葚、生地黄、土茯苓、丹参、桑白皮、侧柏叶、白花蛇舌草、甘草等。方中女贞子、旱莲草、桑葚滋肾阴,使肾水足而相火平,此谓“调理阴阳,以平为期”;桑白皮、侧柏叶清肺热,土茯苓、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,生地黄、丹参凉血活血,甘草调和诸药。

    李映琳教授治疗痤疮上以清热解毒、化瘀散结为大法,佐以祛湿、解郁、通腑。同时重视患者心理疏导、合理饮食及良好生活习惯的培养。谨守病机,多角度论治,包括从肺胃论治,枇杷清肺饮加减;从胃肠论治,除湿胃苓汤加减;从痰瘀论治,海藻玉壶汤加减;从冲任论治,自拟调经方加减;从肝论治,丹栀逍遥散加减。

    薛伯寿教授认为,痤疮病因与素体禀赋偏于阳热体质、饮食不节致食火内生、情志内伤致五志过极化火、或劳心过度而耗阴伤血有关,痤疮俗称“壮疙瘩”、“青春痘”,多发于青壮年,尤以青春期发病为多。身体素质多较强壮,发病亦以面背部为主,病机多属阳证实证热证。由于禀赋、饮食、劳倦、七情等原因,引起脏腑功能失调而生火、生热、生痰、生湿。治疗痤疮时十分重视脏腑辨证,认为痤疮虽表现于外,但与五脏六腑均有密切的关系。
许连霈教授认为,痤疮的形成源于下、中、上三焦,属于实证或实中夹虚,病位在气分、血分。源于下焦者,多因素体阳热、生理亢盛之火的遗传素质使营血偏热,此为内因;源于中焦者,多因嗜食肥甘辛热,阳明多气多血助湿化热;源于上焦者,为外感六淫之火侵袭肌表,太阳多气少血助毒热上行,蕴郁头面、胸背肌肤而成。热毒日久,耗炼津血则致瘀,湿热与瘀血互结,常为本病的病理基础,治疗当以清火解毒为主,兼以消肿散瘀之法。药用黄芩、黄连、金银花、连翘、丹参、地丁、桑白皮、生甘草。方中重用黄芩清上焦心肺之火,除肠中湿热为君;黄连、山栀清心胃中焦之火,消肿解毒除烦;金银花、连翘消肿散结,清解气分之毒;地丁、丹参凉血散瘀解血分之毒,透营转气,共为臣;桑白皮引药入经清利肺经湿热为佐;生甘草调和诸药为使。有家族史者加黄柏以清肾经亢盛之火,清阴虚阳盛之热,伴结节囊肿者加当归、酒军助清三焦诸火,散瘀通经。

    郭长贵教授根据“肺主皮毛”、“肺与大肠相表里”的理论,认为痤疮系风热上攻所致,因皮毛属肺,肺经风热熏蒸,蕴结肌肤,乃成面疮,治疗上采用通腑泄热,祛风活血之法,使腑气通,肺热随之而泻,热去皮毛方可洁净润泽。药用枇杷叶、桑白皮、石膏、羌活、防风、赤芍、牡丹皮、大黄、火麻仁、郁李仁等。方中枇杷叶、桑白皮、石膏清肺热而散邪;羌活、防风、赤芍、牡丹皮等祛风活血;大黄、火麻仁、郁李仁通腑泄热。诸药合用,则肺热清,风邪去,气血活而粉刺消。

    刘复兴教授认为,本病多因饮食不节、过食肥甘厚味、酿生肺胃湿热而致,治疗当宜清肺泻火、解毒燥湿、凉血活血,以枇清汤为基础方,据痤疮临床分型之不同而随证加减,枇清汤药用枇杷叶、桑白皮、黄连、枯芩、生地黄、牡丹皮等。方中枇杷叶、桑白皮清肺泻火化痰,使肺气肃降,热从小便而出;黄连、黄芩清热解毒燥湿,清肺胃湿热;生地黄、牡丹皮凉血活血化瘀。并指出虫类药蜈蚣能通十二经,长于祛风散结,无论何型,加入蜈蚣可助化痰消瘀之功,从而使湿去热清,痰化瘀散而诸证自清。

    赵纯修教授将痤疮分为痰湿蕴热、痰湿结节、热毒炽盛三个证型。赵老认为,皮脂腺过度溢出中医辨证为湿热,湿热为痤疮发病的根本原因,治法则采用健脾利湿、淡渗利湿和化痰散结利湿之法,常用药物有白术、苍术、山药、薏苡仁、土茯苓、炙枇杷叶、浙贝、远志、全瓜蒌等,诸药合用使脾健湿除,湿去痰消。对于热毒炽盛者,当辨其为脏腑热或为热毒。脏腑热多源自肺、心、肾经,源于肺者多为肺经血热,当以黄芩、枇杷叶、全瓜蒌清肺热;生地黄、牡丹皮、紫草清血热;以大黄通腑气;心经热者多因欲念旺盛化火,治宜清神明之心火,常用黄连、栀子、莲心;相火旺者以黄柏苦寒入肾而坚阴泻火。至于热毒为患者其病机多为风热蕴结于面,外邪郁久或脏腑瘀滞化生热毒。治疗时以金银花、蒲公英、紫花地丁、败酱草清解外邪化热之热毒;以黄芩、栀子、黄连、黄柏清脏腑蕴热之毒邪。病久瘀阻而致湿痰血热瘀结者宜活血化瘀,药用桃仁、赤芍、穿山甲、山慈姑、三棱、莪术,同时辅以行气散结或化痰散结之剂。

    庄国康教授认为,本病多因年轻人为阳盛之体,阳常有余,多伴热象,加之进食发热之品或精神紧张,易出现热毒袭于上部而发痤疮。并指出在本病过程中,热毒贯穿始终,随着热毒入侵,病情加重,而致热毒阻滞经络,生瘀生痰,热痰瘀结而致囊肿结节。将痤疮分为四个证型:肺胃蕴热、热毒夹瘀、脾虚湿热。治疗上证属肺胃蕴热者,当以轻清之剂清肺降火,泻胃除热,以七叶汤化裁,七叶汤基本方:枇杷叶、桑叶、侧柏叶、荷叶、竹叶、大青叶;证属热毒夹瘀者为热毒入里,壅遏气血而成瘀血,治疗当宜清热解毒、活血化瘀,以三黄石膏汤或五味消毒饮加减;痰瘀互结者,当化痰清热,活血化瘀,庄老认为热易清而痰难去,且瘀阻日久,故其用药重在化痰开瘀通络,药用全瓜蒌、胆南星、陈皮、半夏、昆布、生牡蛎软坚化痰;三棱、莪术、桃仁、红花等通络逐瘀;脾虚湿热者当以健脾清热利湿,以四君子汤加黄芩、黄连、金银花、连翘等。

    范瑞强教授认为,本病的根本原因是素体肾阴不足,肾之阴阳平衡失调,相火过旺。治宜滋肾泻火,清肺解毒。以自拟消痤方治疗:丹参、女贞子、墨旱莲、鱼腥草、生地黄、蒲公英、连翘、知母、甘草。加减:阴虚内热者表现为粉刺丘疹,以消痤汤为主;瘀热痰结者症见红色或暗红色结节、囊肿、瘢痕为主,以桃红四物汤合消痤汤;冲任不调者发病多与月经不调有关,以柴胡疏肝散合消痤汤。

    近年有学者提出痤疮的发病与肾气旺盛,阳气有余,心火炽盛,感风伤湿有关;也有人提出相火旺盛说,认为相火旺则三焦之火上炎 ,使营气壅遏、卫气瘀滞、血结气聚于头面肌腠而成痤。
 
 

点击这里查看痤疮治好的例子

痤疮治好的例子_脸上痘痘没了_痤疮疤痕前后治疗图对比

  

点击上方按钮,分享此信息

怎么除去脸上的痘痘,了解治疗痤疮的方法,上治痘痘网(zhidoudou.cc)-痘痘痤疮怎么治
备案号:陇ICP备17005722号-4